李白很骄傲,只是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崔浩

发布时间:2020-02-05 18:22:51

点击数:

半个盛唐绣嘴

酒进骄傲的肠子,七点入月光;其余三点,咆哮成剑气;绣口吐出,是半个盛唐。

李白,一位伟大的诗人,一向以大胆、不羁、自信而闻名。即使在盛唐时期,李白也以无可争辩的诗词脱颖而出,可以说是空气压力。

杜甫在送李白十二白二十韵中赞扬李白

过去,有疯子和被放逐的仙女。

文字被风雨惊呆了,诗成了哭泣的鬼和神。

从那以后,名气太大了,连一个展期都没有。

文学色彩继承不同的木材,但传播将是突出的。

这首诗的每一句话都洋溢着杜甫对李白的至高无上的声誉。他认为李白已经达到了笔下惊涛骇浪,诗化为鬼神哭泣的境界。

即使是这样一位伟大的诗人,有时他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娘娘腔。李白曾登上黄鹤楼,在墙上宣读了七条定律,并当场跪了下来:

黄鹤楼--黄鹤上的圣人--在白云中消失了,只剩下黄鹤楼了。

一走了,黄色的鹤就不会在地球上燃烧;年复一年,只有白云仍然徒劳地飘浮。

照在阳光下的河边,树可以一个一个地数;在鹦鹉岛上,甜美的青草生长得又快又茂密。

黄昏的时候,我不知道我的家乡在哪里?在虚无缥缈的江河面前,它令人忧心忡忡。

这是崔浩的黄鹤楼,虚拟与真实的结合,环境的交融,高如自然,令人惊异。

只是,只是!李白叹了口气,说了四个圆滑的话,匆匆下楼:

一拳砸碎了黄鹤楼,一脚踢过鹦鹉岛。

在我面前有一幕,崔浩在上面写了一首诗。

这位崔浩是李白的对手,从来没有见过面。李白想到了这位对手。很多年后,他在金陵参观凤凰台时,模仿崔浩的风格,写了一首歌登上金陵凤凰台:

古凤凰地台曾有凤凰湘漫游,风一天一天到台湾只有长江流水。

东吴宫中的杂草掩埋了隐居的小径,金代的名家也成了古墓、古山。

高耸的三座山露出了一半的绿色天空,白鹭岛将秦淮河分为两条支流。

正因为那些浮在水面上的阳光灿烂的日子,爬到高处没看到长安城的人为什么不担心。

李白的诗也成了世人歌颂的名著。崔浩的黄鹤和李白的凤凰,这两只鸟飞两翼,留下了一句古话。

作者的前作

经典好文本,重印注明来源

原创文艺推动